-英特 > -不稳定的腾 > -谈判机器人

-李开复鸡汤,谁人还喝? _0

发布时间:2021-05-20 17:39:59

作者:郝博闻来源:蓝媒汇李开复最近在为他与别人合著的新书《人工智能》宣传站台.在微博上,他不再是IT领域的人生鸡汤专家.他对AI侃侃而谈,主要观点是AI可以改变世界,AI不可能消灭人类. 他看上去精神不错.偶尔也转发一些人生感悟.但鸡汤这门功课已经不吃香了.李开复也该转型了.早年,李开复和于丹等鸡汤风格红人一道,将鸡汤文学、人生感悟、成功秘诀铺设到人们心里,赢得了一大票粉丝和关注.李开复的巅峰时期,不是微软、谷歌亚洲区老大或创新工场创始人,而是“青年导师李开复”.最厉害的时候,他连续给中国年轻人写了好几封信,从做人到孝敬父母再到职场生存,满满的全是人生道理.后来,于丹的鸡汤学被骂得狗血喷头,李开复也被冠以“青年误导师”的名号. 当下,他也不再是IT领域的主流.雷军、周鸿祎、朱啸虎等更具备鲜明个性的新一代投资人、导师占据了主力位置.他们是真正的实干家和演讲家.雷军的粉丝经济为小米打开销售路径,朱啸虎的投资策略是只看六个月的业绩,而周鸿祎每次“开炮”都能成为业界焦点.在这些面前,李开复没有太多营养的鸡汤显然low了很多.在这个需要个性的时代,他几乎没有棱角,圆滑的太过于完美.以至于除了招牌式的微笑,你抓不住这个人的任何特点.然而也不需要抓住什么了.李开复和那一代的鸡汤互联网已经转身离场.人们需要真正的英雄带来干货.因此他也没什么机会翻盘了.微笑的包装先生我见到李开复,是在北京第三极书局.并不是针对他的采访,我和同事只是路过.第三极书局的门口挂着硕大的李开复海报.那是2006年冬天,李开复在那有一个讲座.他穿着西装,没打领带,很轻松的和我们握手、寒暄,带着他招牌式的儒雅微笑,一切都很礼节化.我们大概聊了一刻钟.他的助手过来提醒他时间到了.他和我们说抱歉,然后走进欢呼雀跃的学生当中.我唯一记得很清楚的,就是“开复式微笑”. 有这么一段时间,这种微笑像一个特定的表情包一样烙在我的记忆深处.后来我发现,儒雅的开复式微笑也印在他的传记《做最好的自己》的封面,出现在机场,火车站和书店的名人传记畅销书架子上.他的励志故事比俞敏洪更抢手,比唐骏更成功,比罗永浩更温情,以至于人们觉得李开复没有悲伤.大多数人以为李开复身患癌症还继续带着微笑面对人生.怎么可能呢?在后来接受杨澜的采访时,李开复第一次用了“悲哀”和“恐惧”来形容那时候的自己:此时躺卧在诊疗床上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根长长的摄影管从口腔或肛门,慢慢推入身体内部 ;我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心底充满无限的悲哀和恐惧.此时,藏在儒雅微笑背后的李开复.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在经历了癌症治愈后,他曾对记者说“虽然我以前说的话也是来自内心的,但我会比较想去包装自己,让大家看到我比较正面的那一面,报喜不报忧,这样的话不够真实.”“勇敢”的温和派李开复最近的露脸,是在美国知名新媒体Quartz刊登有关AI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他阐述:“类人”机器人只是科幻,人形机器人将马上进入千家万户的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李开复总是站在新的、前沿的领域发声.他敢说,同时又充满争议.这让人想到他当年那场轰轰烈烈的跳槽,勇敢且险象环生.2005年,李开复选择放弃了微软加入Google. 当年他给老朋友,Google的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施密特写了一封希望加盟的邮件.并在其后“得到了张开双臂的欢迎.”这被视为李开复事业的又一转折点、勇敢的新开始.他在自传中写道“当心中的声音足够强烈的时候,选择就不该有丝毫迟疑.”现在看来,这样的句子实在太咪蒙了.但李开复还是为从微软跳槽谷歌这一“勇敢”的举动付出了代价.这次工作转换意外地演绎成他人生中最大的风波.微软以李开复违反竞业禁止协议为由,将他和Google一并告上法庭.风波持续了两个月才算收尾.李开复在谷歌工作的第一句话是:今天开始我终于不用和律师一起工作了.现在看来,谷歌可能真的更适合李开复.在那,他和谷歌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一起搭档了四年,后者掌管着Google最大的资产:一万个工程师.关键是,艾伦有着和李开复一样的招牌微笑.李开复曾形容艾伦,高高的个子,稻草色的头发,总是带着平静的微笑,习惯于安静地倾听而不急于表态,他是个温和派的老板.“温和派”——如果用来形容李开复自己,相信没人会觉得不妥.圆滑的利他主义者很多人形容李开复都还会用到一个与温和近义的词,温文尔雅.还有一部分人说他“平等”、“爱为别人着想”.就是身上有一种鲜明的利他主义存在.李开复读博士期间的同学,兰迪•鲍许不幸罹患胰腺癌.兰迪在过世前曾经做过一场风靡全美的讲座.他除了告诉人们应该不断打破自己内心的砖墙,克服恐惧追寻自己内心的梦想之外,还讲到了真正伟大的目标:帮助别人完成梦想,做一个助人圆梦者.这个讲座给了李开复很大的震撼.以至于后来创立谷歌中国时,李开复将平等和利他主义尽可能多的带进工作,“有意识地身先士卒之外,还要在细节上体恤下属.”在谷歌中国建立之初,他在开会的时候会经常提醒经理们,不要说“我们”“你们”这样的字眼.比如“我们是管理者,我们是谷歌美国派来的”等等,因为大家都是平等的.在谷歌的食堂,也没有贵宾专用的房间或桌子,无论是谁,在餐厅都是和大家一起排队,吃完后自己收拾碗筷.李开复还提醒员工,吃饭的时候不要经理一桌,新来的大学生一桌.离开谷歌中国,创办“创新工场”后,一次一位记者问他,你最欣赏的创业者的优点是什么?李开复回答:我最欣赏的优点是为他人着想.不过有时,这种问答也透露出李开复圆滑的一面.这样温文尔雅的绅士,从不口出狂言,回答问题也滴水不漏,你甚至能看出,他圆滑得谁也不得罪. 有记者提问:“在创业者身上,你最痛恨的缺点是什么?”他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对记者的用词进行了推敲:“最痛恨的?觉得不能说痛恨,因为爱其所有.”尾声李开复在自己的人生中扮演着太多的角色.职业经理人、公司创始人、别人的人生导师,病人或活在自己世界里,别人不知道的那个人.他似乎活得太累——精于算计,圆滑,乖张,忠于规则但毫无个性.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同时又现实的不容别人揣测.如果他离开互联网,你可能会记得他的鸡汤和笑容;如果你回头想想,他究竟给你带来什么,除了鸡汤和笑容,可能什么都没有.

相关新闻